債權回收有望術

/葉益成.陳麗雯·馮馨儀*

93.3.2 管理雜誌第358期

A公司向B公司叫了一批貨,說好貨到後最晚一個月付款,因為是經常往來的客戶,所以也沒有簽訂正式合約,只有傳真的報價單,後來B公司依約將貨物交給A公司,但未留下簽收單,只有開發票向A公司請款,A公司也給了一張五百萬元的支票。但是,一個月後,A公司的支票竟然跳票了!B公司緊急聯絡A公司的負責人C君,A公司坦承週轉有問題,希望B公司延票,B公司因彼此往來已久,同意延票三個月。但是,三個月後,A公司竟然人去樓空,B公司雖然利用各種關係要求A公司負責人C君出面解決,但仍徒勞無功。

二年後,B公司發現C君東山再起,另起爐灶成立頗具規模的D公司,B公司因而決定告C君、A公司及D公司。B公司在訴訟中先是請求給付五百萬元的票款,但是A公司提出時效抗辯[1],C君及D公司主張當事人不適格[2];B公司因而再基於買賣關係向A公司請求。A公司則主張該筆款項是借給B公司的,沒有買賣的關係。後來,B公司因無法提出書面買賣契約及送貸證明因而得到敗訴判決。

以上案例的省思主要有三:

  1. 為什麼A公司明明積欠B公司五百萬元貨款,卻可以獲得勝訴判決?難道欠錢可以不用還嗎?
  2. 如何預防自己變成第二個B公司?
  3. 遇到對方賴皮不付錢時,除打官司外,有無其他更有效的「合法」手段?
  • 債權回收首重「證據保留」!

「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這句法諺[3]說明很重要的一點:「訴訟主張講求證據!」如果沒有辦法拿出證據,是很難站得住腳的,也很難獲得最後勝利。有很多訴訟案件敗訴的原因,不是因為原告說謊,也不是因為沒有法律依據,而是因為沒有辦法提出「確切」的證據(例如:書面合約),造成法院也無從判斷誰是誰非,最後只能駁回原告的請求。

現在有許多公司,因為人情、朋友關係,或為了便利起見,或因為彼此信賴友誼,經常只是口頭允諾而已。雖然多數的交易往來,法律並不強制一定要用書面才會有效,但是如果沒留存書面證據,將來發生糾紛時,就無法證明自己所說的話。因此,保留書面證據,將所有重要事項記載清楚,且最好都經過所有當事人簽認,或加上第三公親見證,對保障權利非常重要。

所謂的「書面證據」,除了指契約以外,舉凡物品的交付、返還、價金的支付等等事項,都可以要求對方確認,以免將來產生紛爭。例如:前面案例的B公司,如在與A公司交易的當時有簽署買賣契約、或請A公司簽認訂購單、或請A公司簽認送貨單,在訴訟中就可以作為買賣關係的佐證,B公司也不會因為A公司主張借貸關係,而受到敗訴的判決了。

在此特別介紹企業界常遇到的各類交易行為,並簡單說明應如何留下重要的書面證據:

  • 借貸關係

 借貸金錢給他人時,應簽訂「借貸契約」,載明借貸的金額、還款方式、利息計算標準等事項,並且在交付借款時,應確切請收款人簽收,載明交付的方式、金額、時間及地點,如此一來,對借款人才是真有保障。

  • 買賣關係

 公司向廠商購料或售物給他人時,雙方也應該簽訂「買賣契約」或「訂購單」,記載買賣標的、價格、交付時間、方式,並於交貨時由買方簽認「送貨單」,才可證明有交貨的事實。

  • 承攬關係

 在承包工程時,應簽訂「承攬契約」,記載報酬支付標準、支付時間、是否為連工帶料、施工規範為何等,最好定期(每日為最佳)記載「監工日報」,逐一請業主或監造簽認,並於每次估驗計價時,詳計估驗計價的範圍及金額,以證明實際施工的範圍,如遇有業主不付款,或有工期展延或變更設計的情形,才有強證與業主周旋。

  • 租賃關係

 出租房地時,應簽訂「租賃契約」,記載租賃物所在地、使用範圍、租金計算、違約處置等。另亦可約定雙方是否同意公證契約?合約內容是否可逕為強制執行?以跳過雙方日後有爭議尚須訴訟確認的麻煩。另將租賃物點交給房客時,應載明點交時日、內容(如:鑰匙副數?保全有無密碼?),並載明雙方對點交物無爭議等,避免日後雙方爭執。

  • 雇用關係

 聘雇員工時,記得請員工簽認「聘雇合約」,並簽認公司採用的「工作規則」。「聘雇合約」主要是針對個個員工的聘雇條件加以特別的約定,例如:職位、薪資、獎金的計算、期限等等;「工作規則」則應將公司對一般員工的要求加以統一制定,例如:智慧財產權的歸屬、競業禁止[4]的要求、員工的保密義務等等,切記應請員工簽認。員工離職時,應簽認離職書,載明離職原因、薪資付訖金額、及交接清單等。

  • 增加債權回收機率:要求對方提供擔保

一般法律行為的債權,在法律上常被列為「普通債權」等級,而非「優先債權」等級,因此,受償程序須中規中矩完成,也就是從地院到高院、甚或到最高法院的繁瑣冗長訴訟程序無一可免,最後在執行的階段,也常被歸納到可被受償的「最後」順位,最後殘餘受償的數額寥寥無幾,讓人想到要打官司就不禁噤若寒蟬。

如果在交易的當時,可以先採取一些預防的措施,取得對企業較有利的擔保或預防措施,就可以大幅增加債權回收的機率,主要建議措施如下:

  • 取得「保證票」(本票或支票)

在一般交易行為中,債權人常會要求債務人提供的「保證票」(包括:「本票」或「支票」),以加強保障,究竟這種「保證票」的保障程度為何?

(一)「支票」可聲請「支付命令」,快速取得債權證明,但保障非絕對

 所謂的「支票」,就是發票人委託金融機構(例如銀行、信用合作社)等,於執票人請求時,無條件支付的票據,因支票須透過票據交換中心付款,如遇退票時,會留有不良紀錄,所以對重信用的企業而言,也不致於會隨便讓支票跳票。

另外,尚有所謂的「台支」,其實就是以台灣銀行為發票人及付款人的支票,或者是以其他銀行為發票人,以台灣銀行為付款人的支票。因為發票人跟付款人都是銀行,且要求銀行開台支時必須向銀行繳交同額票款,所以可以百分百的保障支票的兌現,故一般說「台支」即有等同於現金的效力。

台支以外的支票雖是也是常見、便利的擔保方式,惟如債務人仍然跳票,債權人就必須透過向法院以簡易的方式聲請「支付命令」,如果債務人在收到支付命令後二十日沒有異議,支付命令就會確定,債權人就可以此確定的執行名義[5]對債務人財產為強制執行。

只要是請求給付金錢的情況,都可以向法院聲請「支付命令」。支付命令可以說是尋求債權滿足最常用的方法。其優點在於費用便宜(一件新台幣一千元)、程序簡便、快速,而且帶有「恫嚇」債務人的效果。但缺點是:支付命令若無法合法送達債務人收受,三個月以後就失效,而且,債務人收到支付命令之後可以不具任何理由向法院「異議」,一旦債務人異議的話,債權人聲請支付命令就會變成起訴的意思,案件將移送到法院去進行審理,如此一來,就必須經過冗長的訴訟程序,花費時間與訴訟費、律師費,方可獲得勝訴判決。所以,債權人在利用支付命令時,並評估將來可能進行訴訟的成本與風險,並應確認債務人地址是否能送達等因素。

民事訴訟短則二、三年,長則延宕十餘年也是所在多有,或者債權人終於獲得勝訴判決,債務人卻已人去樓空、身無長物了,債權人可能毫無保障!所以,支票對債權人的保障並非絕對。

(二)「本票」可聲請本票裁定,有效快速的保障權益,惟保障仍非絕對

 除了支票以外,第二層確保債權的方式,可以要求債務人出具「本票」。所謂「本票」,主要是以自己(非金融機構)作為付款人的票據,因為是以付款人的信用作擔保,所以收取本票的風險相對就會比較大。但目前一般企業常會出具的是「商業本票」,即仍以企業自己為付款人,但仍須透過票據交換中心付款,如遇退票時,也會有不良紀錄留存,所以對重信用的企業而言,應不致於隨便讓商業本票跳票。

本票的好處是可以依照票據法的規定,僅憑本票就可向法院聲請裁定,之後即可逕為強制執行,此時法院無須經言詞辯論,僅為形式審查本票簽名的真偽,不管實體上有無債務關係存在,就可以核發裁定,債權人持此裁定逕對債務人為執行,十分快速簡便。因此,對債權人而言,以本票作為擔保,取得執行名義程序較為簡單、直接,可以避免如支付命令可能須從頭告到尾的風險。但是,若債務人完全沒有財產可供執行,這一切也只是聊備一格而已。

  • 取得抵押權,確保優先受償地位

銀行貸款時,為了確保債務人有還款的能力,並保障債權銀行的權利,都會要求債務人提供動產或不動產來設定抵押,因此除了要求債務人提供本票、支票作為擔保以外,若債務人能夠提供動產或不動產作為擔保,對於債權人而言,將是更好的保障。

不動產」包括土地與房屋,兩者都可以設定抵押權;「動產」設定抵押權必須是依「動產擔保交易法」規定可設抵押權的物品。

抵押權的設定,由雙方檢附抵押權擔保的債權的契約書(例如:借貸契約)、抵押權契約書、所有權狀(如不動產為房契;動產為出廠證明)等,向主管機關辦理抵押權登記,設定債權人為抵押權人。設定抵押權之後,如果將來債務人無法清償,債權人得以抵押物優先受償。當然,如果債務人順利清償債務,即應檢附債權清償證明書等資料,向主管機關辦理抵押權塗銷登記。

若債務人逾期無法清償債務時,身為抵押權人的債權人可以向法院聲請「許可拍賣抵押物裁定」,說明債務人如何逾期不履行其債務,而有拍賣抵押物之必要。此時,法院僅為書面、形式的審查,而發給許可強制執行的裁定,無需開庭,裁定費也十分便宜。債權人拿到裁定之後,繳納千分之八的執行費用後,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拍賣抵押物。

設定抵押權作為擔保的好處是,債權人可以事先評估擔保品的價值,確定債權可被滿足的風險度。

  • 避免債務人脫產,善用「假扣押」

當債權人辛辛苦苦獲得勝訴判決,卻發現債務人早就把名下財產移轉到他人,或變賣脫產,債權人求償無門,為避免債務人脫產,債權人應善用假扣押的手段,以確保將來債權的實現。

保全程序中,以金錢請求為目的而暫保法律狀態,不讓債務人脫產者,就是「假扣押」。「假扣押」的「假」字,是指「暫時」的意思,換言之,債權人可要求法院「暫時」扣押債務人的財產,此時法院會通知主管機關,不得再為任何變更登記,因此債務人就無法自由處分財產,債權人債權也能獲得保全。

例如,某甲欠了某乙一百萬元,某甲擔心某乙把名下的房子移轉他人,可以在還沒起訴要求某乙清償債務之前,先向法院聲請「假扣押」某乙的房屋一棟,使某乙不能任意處分房屋的所有權,等到將來獲得勝訴判決之後,某甲便可以該棟房屋來作為強制執行的對象,進行拍賣以獲得債權的滿足。

假扣押的聲請,債權人應說明債權性質、債權金額、以及債務人如何不履行的情況,一般法院收到聲請之後,一到二週就會核發假扣押裁定,並要求債權人應繳納一定金額擔保金(通常為請求金額的三分之一),針對債務人財產為假扣押。

例如:A公司對B公司有一筆五百萬元的貨款未收,因B公司似乎有財務危機,擔心B公司脫產,A公司即向法院請求針對B公司的財產於五百萬元的範圍內假扣押,法院即裁定A公司應提供一百六十萬元供擔保後,得就B公司財產在五百萬元範圍內為假扣押。因此A公司必須將一百六十萬元(現金、銀行可轉讓定期存單或其他有價證券)向法院辦理擔保提存後,聲請就債務人財產為假扣押,並同時繳納千分之八的執行費用(約四萬元),此時A公司必須指明要扣押B公司的何種財產,例如:土地、房屋、銀行帳戶、或對第三人的債權都可以是扣押的標的,法院即應查封或核發扣押命令,禁止債務人處分其財產。

又假扣押既然只是「暫時」扣押,所以假扣押裁定並非確定及最終的執行名義,所以債權人不能持假扣押裁定要求拍賣債務人的財產,必須等到將來債權人取得確定執行名義(例如:確定的勝訴判決證明書)之後,才能確定執行,所以假扣押為「保全」程序,意即暫時「保全」債權人的求償權利而已。

  • 債權回收的七大訣竅:如何讓債務人隱藏的財產全盤供出?

按債權回收可適用的法律追索制度眾人均適用,為何有的債權人可以有效回收債權?有的債權人卻只有摸著鼻子,自認倒楣?箇中技巧,非初入本行的人可以體會到的。

要債務人在財務困窘中將僅餘的財產自動提出,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一旦發生債務人有債務不履行的跡象時,如何技術性與債務人協調,實為一件重要的工作。

在協談之前,當然應先作功課,透過徵信社或依強制執行法等合法管道,取得債務人的財產清單,先了解債務人的可能底細,應是協談前不可少的工作。

為求債權回收有望,應掌握下述「催收」七大祕訣:

  • 快速為先

在債務人有債務不履行的前兆時應立即評估客戶還款能力,分析原因、找出對策,進而要求債務人迅速付款。此重點在於掌握債務人尚存資產與付款能力,在其他債權人尚未出現之前,取得先機,先行解套。

  • 誘之以利

 運用導之以利的戰略來提醒、點明債務人的付款義務。也就是說開門見山向客戶分析按時付款或全數付款可在未來往來當中獲得更多「利」益。

  • 動之以情

衡量債務人心態,動之以過往交情,甚至請其親朋好友幫忙,以退為進,先讓債務人說出其清償方式,不作出任意退讓,並儘可能要求債務人縮短清償時間或提供其他擔保。

  • 施以高壓

使出「得理不饒人」、「節節逼進」、「緊迫釘人」的方法,以善意的嚴詞,並施以高壓技巧,使欺善怕惡者就範。安排討債專家與法務人員處理,並向有關單位及其往來銀行控訴、登報譴責揭發其賴帳事實(但用語應謹慎小心,避免構成恐嚇或誹謗),並搭以軟硬兼施,設法緩衝斡旋,以求順利收款。

  • 持之以恆

再接再厲、沒完没了、以「不氣餒、不放鬆」的精神繼續催討,將對方相關公司人員與親朋好友牽扯進去,實施疲勞轟炸使對方無心處理其他事,以求讓對方煩不勝煩、付款了事。

  • 少賠為赢

 火速採取適當措施,在債權人大會召開之前,私下先與債務人討價還價,以收回較其他債權人更高成數的債權或分期支付,並本著「好聚好散」的原則,尋求圓滿善後。

  • 結論

現今企業交易往來頻繁,如遇呆帳則令人頭痛不已,如能事前作好防範工作,事後掌握催收技巧,就算遇到惡性倒帳、人去樓空的萬惡債務人,債權回收仍有一線希望!

[1]時效抗辯」為法律為了督促權利人儘早行使其權利所設計的制度,所謂「法律不保護讓權利睡覺的人」,故就各項民事上的權利,法律有特別限制權利人行使權利的時限,逾期則不可再行使。例如:「支票」執票人對發票人之票款請求權時效為「一年」,超過一年行使時,債務人即可主張時效抗辯;再如:「本票」的請求權時效為「三年」、「一般借款請求權」的請求時效為「十五年」、「工程款」的請求權時效為「二年」。

[2] 所謂的「當事人適格」,乃指當事人就特定訴訟,得以自己之名為原告或被告的資格,因而受本案判決者。如當事人無此資格,則法院即會依職權駁回請求。

[3]法諺乃為法律格言的意思。

[4] 所謂的「競業禁止」即是要求員工於受雇或離職後一段期間內,不可在外從事與公司業務或與其職務性質雷同的工作。目前行政院勞委會已就「競業競止」的要件加以規範,可上勞委會網站自行瀏覽。

[5]執行名義」,顧名思義就是可以作為對債務人財產強制執行的「理由」。依照強制執行法的規定,只有法院判決、裁定,或有相同效力之程序(例如仲裁、調解、和解)才能作為執行名義。簡單來說,執行名義可分為兩類,一類是「終局」的執行名義,例如勝訴的確定判決;一類是「暫時」的執行名義,例如假扣押。兩者最大的不同在於:終局執行名義可以把債務人財產查封、拍賣,債權人直接以拍賣後價金取償;至於暫時的執行名義,就只是扣押債務人財產,讓債務人無法自由移轉處分,以保全債權人的權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