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食課綱大餅 苦的只是孩子

●作者陳麗雯,新北市,碩,律師,新北巿中小學家長協會教育議題召集人。

最近教育界最夯的話題,就是孔老夫子起義,要為其學派爭取多一節的時數,以發揚其學說,洗滌孩子的心靈。個人對孔夫子學派沒有特別成見,但對各學派爭取其地盤感到無奈。

八○年代教改後,以一綱多本搭配的學測、基測等制度,造成孩子們在國小開始,就是要努力的不斷面對各式各樣的筆試、記憶、與背誦;而孩子在有限的節數,要面對七大領域專家學者爭贏地盤的折磨,每一大領域,可能包含數種的不同小領域,加上新近微調的課綱,又另外要求需將至少七大議題融入學科,老師為了完成課綱的要求,也只能不斷的教授以考試為主的智育,讓孩子自國小起,就是要背誦很多記憶性的內容或機械式的反覆演算,都只是要訓練孩子成為考試的機器而已,其他德育、體育、群育或美育當然就無法兼顧。此種變態課綱施行的結果,充分壓縮孩子活化學習、發揮自我、與品格正常發展等機會,造成孩子除了智育外,其他都沒辦法充分學習。現行課綱設計真是為難多數的孩子們,是百分之八十的孩子在陪百分之廿的孩子唸書,而中小生活的重心,就是不斷的填鴨知識,其他作人作事的教導或團體生活的磨練,就不是重點了,校園霸凌的現象只是此種長期畸形發展教育體制下當然的結果!

不管當初課綱設計的陳義如何高尚,但到了以升學主義為主的教學現場,只有要考的才會受到重視,其他科目都是陪襯。因此,就算宣稱是為了人格教育而要加孔老夫子學說的一節課,執行的結果,只是讓孩子多了填鴨、記憶與背誦的負擔,真的可以達到潛移默化人心的效果,真是只有天知道!而依現在的課綱設計,加了一門考試的內容,高興的應該是補教及出版業者,苦的只是學生及家長,荷包又要大失血。

看看現在的考大學的學測,第一類組(文法商)竟然也要考自然科,第二三類組(理工醫)也要考社會科。明明對自然科没興趣的文法商考生,還要補數理化,對史地沒興趣的理工科考生還要強迫背史地,讓多數孩子的青春都浪費在他們往後人生中可能百分之八十都沒有用到的學問中,這是什麼天才設計出的考試制度?這只是各領域專家不願放棄自我地盤的惡質競爭結果,苦的只是我們的孩子們!

家長團體希望配合十二年國教的推行,可以大修課綱,將現行的九年課綱,延長為十二年課綱,自國小到高中,都可以一以貫之,選項之一為:

將「國英數」工具型學科的基礎列為智育必修,此三科的進階範圍及其他科目均列為選修,各校可依其師資及特色發展多元課程,讓孩子們除了智育以外,可以有不同的選擇。如對傳統中華文化有興趣的孩子,也可以自行選修這門課,但不要強迫每個孩子都要唸如此艱深的課程,依孩子的興趣,學習其想要的學科,相信很多其他的科目,也可以對人格教化發生作用。

在此再次呼籲政府,課綱不要再東窗補西窗修、疊床架屋、由各領域各憑本事搶地盤,應立即配合十二年國教,進行課綱大改革,讓孩子可以適性適向的快樂學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