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姐姐 陳麗雯 : 臭妹仔轉大人,變身熱血媽媽律師

經過這二十多年的小律師歴練,現階段才覺得自己真的成為一個可以發揮自我的法律人。期待接下來數個二十年,可以繼續作一個快樂的本土小律師。

我是家中四女一男的老么,在重男輕女的年代,加上家中經濟拮据,這種不被期待生出的么女,從小就是先被寄養在鄉下親戚家,再被臭妹仔、臭妹仔叫著長大。

好不容易快上小學才被帶回台北家中,但因父母都要凌晨出去賣菜到下午才回來,兄姐也都要上學,還沒上小學的我,白天都是一個人癡癡呆坐在門口等著家人回來。至今,我仍對老家門口對面那片空地破舊的圍籬,加上一片湛藍的天空與幾朵白雲,印象深刻。

很高興到了上小學的第一天,從小是鄉巴佬的我,不知天龍國大馬路不能斜對角直接過,自以為聰明走捷徑的我,差點被大車輾過。幸好遇到好心大叔帶我過馬路,才讓我保住小命,從此知道作人不可以貪快,一定要腳踏實地。

記得小時參加演講比賽和朗誦比賽得了幾個小獎後,第一志願就變成是「記者」, 常常躲在廁所練習讀報。但因為三十年前排名第一的政大新聞系離家太遠而被家人反對,只好填了一個離家近,但當時自己都不知什麼是「法律」的台大法律系。這是當時叛逆自以為清高,嫌念商會有銅臭味,依成績順著志願填下來的結果。

念了台大法律系以後,才慢慢知道什麼叫「法律」,原來自己從小愛辯又得理不饒人的個性,真是反骨法律人的典型。

但是三十年前法律人的出路很艱辛,記得在大三還是大四那年,聽到律師考試的錄取率才千分之六左右,當時就認為自己一定沒望通過,只能先跟著兄姐的腳步,準備到美國念碩士,念完再決定下一步要怎麼走。

經由教授推薦,我得以在短期內到和台大法律系有結盟的姐妹校美國南美以美大學,順利取得比較法學碩士(LL.M.)學位。比較起來,這個學校位在美國德州達拉斯,學雜費較其他名校便宜很多,風評也不錯,這是我選這個學校的主要考量。

畢業後,想想畢竟法律有屬地性,自己的母語也不是美語,不可能和在地美國人在法院或法界比拼,因此還是決定回到台灣發展。

回台後,我認為考律師執照可能是我唯一的出路,因為天生反骨的我,如果作公務員或司法官應該會死得很慘,所以不敢列入考慮。為了可以順便考上律師,也只能一邊上班一邊準備考試,很幸運的考上律師後,就開始我二十多年小律師的生涯。

第一個小律師工作,是在某大法律事務所打雜。為何稱之為打雜?因為我是菜鳥律師,就算已經碩士畢業並考到執照,但實務經驗一點都沒有,在大事務所分工嚴謹的制度下,就只能先作研究、翻譯、助理、跑腿、整卷等工作。

做了一年,覺得自己所學有限,連寫狀紙或去法院的機會都很少,且要跟對老闆才可能出頭天,而自己沒人脈又不想虛度青春,於是就轉到一家剛進台灣的美商企業作法務主管,想說可以為一個跨國公司建立法制,應該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工作。

剛開始為這個全美上巿公司的融資部門設立整套在台運作的法制真的很有挑戰性。只是當整個制度建立後,公司業務並未如期順利發展,這時就感到法務工作又遇到瓶頸了。因感到自己身為律師,卻沒有充足的法院實務運作經驗,每每遇到親朋好友問到法律問題就張口結舌,不知如何回應,因此我決定轉到一家中型律師事務所,從最基本的律師實務工作學起。

這家中型律師事務所是一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可以學習到訴訟及非訟的法律工作,且因為是中型事務所,人力吃緊,常常是一人作三人用,現在回顧起來,真的是三年作十年用,奠基日後開業的實力。後來,我因為結婚懷孕,才被迫離職。

多年前小律師是沒有工作人權的,特別是女律師,當時沒有勞基法保障,所以就算工作多努力,也可能被無情解雇。幸好危機就是轉機,老天眷顧認真生活的女人。雖然在作月子中接到同為台大法律系學姐老闆立即解雇的無情通知,卻也馬上收到另外一位台大法律系學姐提出的花旗銀行個金法律主管職缺邀約,真是天無絕人之路。

生了老大後可以在花旗銀行工作,真的是很幸運的一件事。不過個金法務工作大多處理一堆小金額、小糾紛的案件,常讓我感到英雄無用武之地。此外,當時感到僅有數年的小律師法院實務工作經驗,其實還是很不足,我應該要趁年輕學習更多的實務經驗,年紀大了機會成本變高,就沒人肯教我了。因此,我還是決定放棄高薪穩定的工作,不怕死地轉到一家新設立的中型律師事務所,擔任小合夥律師。

所謂的「小合夥律師」就是中間主管,也就是老闆接案,我要負責完成。如果有其他小律師可以幫忙當然很好,如果沒有,就是自己要想辦法生出蛋來。因為這個角色的磨練,讓我日後有膽出來創業。

老二出生後,考慮到兩個孩子一下就會長大,如果再為人作牛作馬,根本就沒時間可以照顧兩個小小孩。儘管自己沒權沒勢沒後台,我還是不怕死地自己出來創業,還把事務所設在離家近,但大家都不看好的偏遠地區──淡水。幸好十多年的紮實磨練,遇到法律問題大多可以見招拆招、遊刃有餘,藉著辦案口碑,讓小小事務所可以順利營運至今。

從擔任小律師開始,我就保持著I do whatever my boss asked me to do(只要老闆有令就使命必達)的態度,不計較工時、不計較薪水。我發現這樣做,自己反而收獲更多、成長更快。反之,多年來我處理很多勞資爭議的案件,因為勞基法對員工有愈來愈多的保障,反而使勞工對工作內容或薪水更斤斤計較,這種勞工通常一輩子也沒辦法出頭天。

因此二十多年來的工作經驗,讓我驗證到「態度決定高度」這個不變的哲理。如果一個人可以認清自己工作的角色,並投入全力完成使命,就算自己被分配到看似配角或吃重的工作也不計較,相信經過磨練後,在職場上一定可以有不凡的表現。

我從來不奢望自己會成為大律師,只想扮演好小律師的角色,把客戶當作朋友,設身處地為客戶想,讓案子可以順利解決。也因為常作救援律師,幫客戶救活原本以為沒救的案子,而得到客戶的肯定。因為小律師的好處,就是時間彈性,接案可以隨性,個性雞婆的我,也常不務正業,四處拉白布條、舉牌抗議、參加遊行,只希望為孩子的受教權盡一分心力。

我對外的職業雖然是小律師,但其實叫我「全能孝女CEO」可能才是最令我滿意的(雖然沒資格和家庭CEO同學PK,但也要想一個唬人的名號過過癮)。所謂的「孝女」主要是上對父母、下對子女孝順的三明治夾心女。

因為除了要顧家庭外,還要兼顧事業,另外當然不能忘了照顧自己,所以自封「全能CEO」,每天內外忙碌,生活充實,加上經過這20多年的小律師歴練,感到現階段才真的成為一個可以發揮自我的法律人。期待接下來數個20年,可以繼續作一個兼顧家庭的快樂本土小律師


作者:陳麗雯 (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律師)

學經歷:
常在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GE Capitqal法律顧問/McCutchen, Dolye, Brown & Enersen律師/ CitiBank法律顧問/安信商務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美國南美以美大學法學碩士/台大法律系學士


北一女畢業30年重聚 責任編輯:王文娟

律師姐姐 陳麗雯 : 臭妹仔轉大人,變身熱血媽媽律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