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為承商免除交營業稅判決

最 高 行 政 法 院 判 決
95 年度判字第 02166 號
上 訴 人 ○○公司
代 表 人 乙○○
訴訟代理人 陳麗雯 律師
被 上訴 人 財政部臺灣省北區國稅局
代 表 人 甲○○
上列當事人間因營業稅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 94 年 6 月 15 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 93 年
度訴字第 1842 號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罰鍰及該訴訟費用部分均廢棄,發回臺北高等行政法院。
其餘上訴駁回。
駁回部分上訴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一、被上訴人據臺北市稅捐稽徵處、桃園縣稅捐稽徵處通報,查獲上訴人(原名○○公司,91 年 12 月 24 日變更名稱為○○公司)於民國(下同)87 年 11 月至 88 年 2 月間進貨(購買砂石),涉嫌未依規定取得合法憑證,而以非實際交易對象之○○公司(下稱晉○公司)開立之統一發票 20 紙,銷售額計新臺幣(下同)15,000,120 元(不含稅),作為進項憑證,申報扣抵銷項稅額 75 0,005 元,案經被上訴人審理違章成立,除核定補徵營業稅 750,005
元外,並按未依規定取得進項憑證經查明總額 15,000,120 元處 5%罰鍰 750,005 元。上訴人
不服,申請復查,未獲變更,提起訴願亦經決定駁回,遂提起本件行政訴訟。

二、上訴人於原審起訴主張:晉 O 公司於 87 年 10 月 22 日核准設立,依民法第 26 條規定,即有行使權利負擔義務之能力,亦得與第三人簽訂契約,至於負責人是否遭他人冒名,僅涉及該偽造文書之行為人是否違反刑事法律相關規定,惟對於晉○公司之權利能力並無影響。又上訴人於 86 年間向國道新建工程局(下稱國工局)承攬按高後續計畫竹南西湖段第 C304A標案工程(下稱 C304A 標案工程),需要天然級配約 7 萬立方米,經由第三人高○○介紹,自 87 年 12 月起陸續向晉○公司採購級配,是上訴人與晉 O 公司交易當時,該公司為合法成立之法人,被上訴人竟以其負責人係遭冒名,率爾認定晉 O 公司無法為實際交易行為,顯違反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不足採信。次查,上訴人陸續向晉 O 公司購買工程所需級配,並依約給付票據作為付款,該等票據業均由晉 O 公司背書取款,而取得該公司之發票,已善盡一般交易習慣確認實際交易相對人之身分,並取得該交易相對人之合法交易憑證,足證上訴人與晉 O 公司之間有交易關係存在,被上訴人如主張上訴人未取得實際交易相對人原始憑證,則應證明上訴人有何故意、過失,始得裁罰。末查,高 OO 是否申報為晉 O 公司之員工,及有無向該公司支薪,均與上訴人與晉 O 公司之交易無涉,況法亦無規定接洽交易者必須名列為該公司之員工。且高 OO 至上訴人公司領取款項時,均攜同交易對象晉○公司之公司與負責人之印章(大小章),及該公司之統一發票,顯見上訴人確實與晉 O 公司成立交易關係,並依約付款完訖在案,則上訴人持交易相對人開立之發票作為進項憑證,亦無違法之虞等語,請求撤銷訴願決定、復查決定及原處分。

三、被上訴人則以:被上訴人據通報查得上訴人於 87 年 11 月至 88 年 2 月間進貨,涉嫌取具非實際交易對象晉 O公司(該公司係他人冒黃 OO名義設立)所開立之字軌號碼:SM00000000號等統一發票 20 紙,銷售額計 15,000,120 元(不含稅),充作進項憑證,申報扣抵銷項稅額 750,005 元。又上訴人雖於談話筆錄稱其實際接洽對象為晉 O 公司職員高 OO,惟經查晉 O公司 87 年及 88 年度扣免繳資料,並無申報高 OO 各類所得之資料,且其 91 年 10 月 30 日在桃園縣稅捐稽徵處製作談話筆錄時,亦坦承並未任職於晉 O 公司;因上訴人需要砂石找其介紹採買,給予佣金,其介紹多家公司予上訴人,有無晉○公司不清楚等情,則高 OO 顯非上訴人所稱之晉 O 公司職員及實際接洽對象,自難認上訴人與晉 O 公司有實際交易行為。故被
上訴人以上訴人雖有進貨事實,惟未取得真正交易對象所開立之合法憑證,申報扣抵銷項稅額,核定追繳所扣抵之稅額,揆諸營業稅法第 15 條第 1 項、第 19 條第 1 項第 1 款、第 33條第 1 款規定及大法官釋字第 337 號解釋意旨,並無不合。既上訴人取得非實際交易對象晉O 公司開立之統一發票金額計 15,000,120 元,作為進項憑證,並持以申報扣抵銷項稅額,已如前述,被上訴人依稅捐稽徵法第 44 條規定,按其未依規定取得進項憑證總額處 5%罰鍰750,005 元,亦無不當,資為答辯。

四、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結果,以:訴外人黃 OO 因遭第三人冒用變造其身分證,而申請登記設立晉 O 公司,該公司自 88 年 1 月至 90 年 6 月止,無進貨之事實,亦未取得進項發票,而虛報進項稅額 186,506,855 元等情,有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91 年度偵字第 7877 號不起訴處分書、晉○公司營業稅年度資料查詢表及營業稅查詢作業申報資料附原處分卷可稽,足認晉 O 公司係他人冒黃 OO 名義登記設立之公司,黃 OO 不可能代表該公司與上訴人訂約;且晉 O 公司既無實際進貨之事實,則其申報之銷售額 269,090,987 元,即無實際之銷貨事實,上訴人自不可能與晉 O 公司有實際交易之行為。至上訴人於桃園縣稅捐
稽徵處調查時,雖主張本件交易係由晉 O 公司之職員高 OO 接洽,並由高 OO 備具晉 O 公司大
小章前來領款云云,惟與證人高 OO 於 91 年 10 月 30 日在桃園縣稅捐稽徵處調查時,陳稱:
伊從未任職於晉 O 公司,因伊曾經營砂石生意,上訴人找伊介紹採買,並給予佣金,而介紹
多家公司予上訴人,但不記得有無介紹晉 O 公司,伊會陪同介紹之公司前往領款並簽名確
認,但非伊銷售等情不符。且晉 O 公司申報 87 年及 88 年度之員工薪資扣免繳所得,亦無申
報高 OO 各類所得之資料,並有高 OO 前開談話筆錄及晉 O 公司 87、88 年度綜合所得稅給付
清單附卷可參,實無法證明高 OO 係晉 O 公司之職員,而有權代表該公司與上訴人訂約,上
訴人復未另舉其他證據以實其說,徒執其簽發付款支票,均載明晉 O 公司為受款人,且其製
作之付款簽收表上亦載有高 OO 簽名,並蓋有晉 O 公司之大小章,即善盡交易之注意義務,
並足認其與晉 O 公司有交易關係存在云云,核不足取。從而,被上訴人以上訴人持非實際交
易對象晉 O 公司開立之統一發票,銷售額 15,000,120 元(不含稅),作為進項憑證,申報
扣抵銷項稅額 750,005 元,核定應補徵營業稅 750,005 元,並按未依規定取得進項憑證經查
明總額 15,000,120 元處 5%罰鍰 750,005 元之處分,洵無違誤,因而駁回上訴人之訴。

五、上訴意旨略謂:按一般工程物料買賣之常態,為施工廠商向經銷商訂購所需物料,而由
材料供應商出貨,直接運至工地,並由業主檢驗簽收。是以,於一般狀況下,只要物料按時
運抵工地,且經檢驗無瑕疵,而訂購廠商如期付款,買賣交易即屬完成,無須再質疑該筆交
易之交易相對人是否為簽約之經銷商。經查,上訴人與晉 O 公司交易當時,晉 O 公司既屬經
臺北市政府核准設立而擁有權利能力之法人,上訴人自得信賴公司登記之正確性,而與晉 O
公司進行買賣交易。且於 87 年至 88 年間,上訴人與晉 O 公司間進行砂石交易,均依合法程
序訂立契約,依約給付票據作為付款,而該等票據業均由晉 O 公司背書取款,是上訴人可謂
已善盡一般交易習慣確認交易相對人之身分,即主觀上認為交易相對人為晉 O 公司,故無任
何逃漏稅之故意、過失可言。又按行政罰法第 7 條第 1 項、司法院釋字第 275 號解釋及本院
75 年判字第 681 號判決、79 年判字第 471 號判決意旨,行政罰以故意、過失為主觀要件,
被上訴人既對上訴人為補稅科罰之處分,自須就上訴人之故意、過失負舉證責任。原審判決
未查,就此無任何論理說明,顯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再者,高 OO 是否申報為晉 O 公司
之員工,及有無向該公司支薪,均與上訴人與晉 O 公司之交易無涉,況法亦無規定接洽交易
者必須名列為該公司之員工。且高 OO 至上訴人公司領取款項時,均攜同交易對象晉 O 公司
之大小章,及該公司之統一發票,顯見上訴人確實與晉 O 公司成立交易關係,並依約付款完
訖在案,則上訴人持交易相對人開立之發票作為進項憑證,亦無違法之虞;詎原審判決並未
查明高 OO 是否確有代表晉 O 公司與上訴人進行交易之事實,而僅以晉 O 公司負責人係遭冒
名,率爾認定上訴人與晉 O 公司無實際交易行為,顯然違反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等語,請求
廢棄原判決,撤銷訴願決定、復查決定及原處分。

六、本院查:(一)按「營業人當期銷項稅額,扣減進項稅額後之餘額,為當期應納稅額或溢
付營業稅額。...進項稅額,指營業人購買貨物或勞務時,依規定支付之營業稅額。」、
「營業人左列進項稅額,不得扣抵銷項稅額:一、購進之貨物或勞務未依規定取得並保存第
三十三條所列之憑證者。」、「營業人以進項稅額扣抵銷項稅額者,應具有載明其名稱、地
址及統一編號之左列憑證:一、購進貨物或勞務時,所取得載有營業稅額之統一發票。」、
「本法第五十一條第五款所定虛報進項稅額,包括依本法規定不得扣抵之進項稅額,無進貨
事實及偽造憑證之進項稅額而申報退抵稅額者。」分別為行為時營業稅法第 15 條第 1 項、
第 3 項、第 19 條第 1 項第 1 款、第 33 條第 1 款及同法施行細則第 52 條第 1 項所明定。又
「營利人雖有進貨事實,惟不依規定取得交易對象開立之進項憑證,而取得非交易對象開立
之進項憑證,申報扣抵銷項稅額時,該項已申報扣抵之銷項營業稅額顯未依法繳納,仍應依
營業稅法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就其取得不得扣抵憑證扣抵銷項稅額部分,追補該項
不得扣抵之銷項稅款。又我國現行加值型營業稅係就各個銷售階段之加值額分別予以課稅之
多階段銷售稅,各銷售階段之營業人皆為營業稅之納稅義務人。故該非交易對象之人是否已
按其開立發票之金額報繳營業稅額,並不影響本件營業人補繳營業稅。」業據本院 87 年 7
月份第 1 次庭長評事聯席會議決議在案。至於取得虛設行號發票之營業人有無向該虛設行號
進貨並支付進項稅額,核屬事實認定問題,事實審法院有衡情斟酌之權,苟已斟酌全辯論意
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而未違背論理法則或經驗法則,自不得遽指為違法。(二)本件原判決
理由已詳予論明如何認定上訴人主張其與晉 O 公司有實際交易一節,非屬可採;晉 O 公司係
他人冒用變造訴外人黃 OO 之身分證所設立登記,該公司自 88 年 1 月至 90 年 6 月止,無進
貨之事實,亦未取得進項發票,而虛報進項稅額 186,506,855 元等情,有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檢察署檢察官 91 年度偵字第 7877 號不起訴處分書、晉 O 公司營業稅年度資料查詢表及營業
稅查詢作業申報資料可稽,則晉 O 公司既無實際進貨之事實,即無實際之銷貨事實,上訴人
自不可能與晉 O 公司有實際交易之行為;依高 OO 之談話筆錄及晉 O 公司申報 87 年及 88 年
度之員工薪資扣免繳所得,亦無申報高 OO 各類所得之資料,自無法證明高 OO 係晉 O 公司之
職員;被上訴人以上訴人未合法取得憑證,虛報進項稅額,就其不得扣抵而申報扣抵銷項稅
額部分,核定追繳已扣抵之營業稅 750,005 元,核無不合,復查、訴願決定予以維持,亦無
違誤,因將上訴人在原審關於補稅之訴駁回,經核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與所憑之證據尚無不
合,並無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自無判決不適用法規或適用不當等違背法令情事。上訴
論旨,仍執前詞,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事項,任加指摘原審此部分之判決
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三)末按「營利事業依法規定應給與他人憑證而未給與,應自
他人取得憑證而未取得,或應保存憑證而未保存者,應就其未給與憑證、未取得憑證或未保
存憑證,經查明認定之總額,處 5%罰鍰。」固為稅捐稽徵法第 44 條所明定。惟人民違反法
律上之義務而應受行政罰之行為,法律無特別規定時,雖不以出於故意為必要,仍須以過失
為其責任條件,司法院釋字第 275 號闡釋甚明。原審駁回上訴人關於罰鍰部分之訴,雖非無
見。然查,原審對上訴人未依規定取得進項憑證有無故意、過失之事實,未予論明;亦未就
上訴人於原審一再主張其係以支票付款予晉 O 公司(支票上指名付款晉 O 公司,並禁止背書
轉讓),及高○○至上訴人公司領款時均攜同晉 O 公司之公司印章、負責人印章,以及統一
發票等語,並提出支票影本,應付票據簽收表影本,而憑以主張上訴人收受晉 O 公司開立之
發票作為進項憑證並無故意或過失之重要攻擊防禦方法是否可採,予以審認調查,遂駁回上
訴人關於罰鍰部分之訴,尚嫌違誤。上訴論旨執以指摘原審此部分之判決違誤,求予廢棄,
非無理由,應將原審關於罰鍰部分之判決廢棄,由原審法院查明後,另為適法之判決,以符
法制。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行政訴訟法第 255 條第 1 項、第 256 條第 1 項、第 260 條第 1 項、第 98 條第 3 項前
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5 年 12 月 28 日
第二庭審判長法 官 鍾 耀 光
法 官 劉 介 中
法 官 姜 仁 脩
法 官 王 德 麟
法 官 黃 清 光
以 上 正 本 證 明 與 原 本 無 異
中 華 民 國 95 年 12 月 29 日
書記官 王 史 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